为什么农产品价格在大众眼里没有受到足够的注意?

浏览:3676   发布时间: 09月17日

农产品价格没有受到足够注意,而只有根据土地产品的价格才能对收入作出正确的评价。但产品本身并不能提供收入:它实际上可能数量很大,但却没有收入。如果产品售卖价格没有超过基础价格即成本,那么耕作者就会亏损;他只能在产品价格超过这些产品所要求的费用或开支的情况下才能创造收入。

因此,产品通过对外贸易所能达到的价格越高,就越有利于国家、所有者和人民,国家的人口和财富的增长就越大。这对国家有利,因为价格提高增加了国民财富;这对所有者有利,因为他的收入提高了;对人民有利,因为用来获取谷物的支出增加了。从增加人口的观点来说这是重要的,因为丰裕的谷物吸引人,而且有利于人口的自然增长;而在福利方面这也是重要的,因为利润会促使生产扩大。

但是,只有通过对外贸易达到的价格,才对国民财富具有决定性意义。可能有人认为,如果有这样一个闭关自守的国家,它同其他国家没有任何交往,只有满足自己国内需求的国内贸易,那么,它就会只会从自己国内需求的观点,而不是从其售卖价格的观点来看待粮食产品,于是它很想要的是低价格,因为这样可以摆脱发行过多货币的沉重负担。

然而,如果进行这样想象的国家同其他国家一样,其人民也是由各种不同类型的人们组成的,其中有耕作者、土地所有者、国王、政府成员以及各种不同的收入阶层,那么,结果似乎是:国王和土地所有者一样,需要收入;参与国家管理的管理者,需要薪水;从事不同挣钱职业的人和从事农业的工人,需要工资。

总之,这个国家的年收入,像其他国家一样,也需要通过按照同年产品和体力劳动相应的价格的买卖,在这些不同类型的人群中进行分配。同其他地方一样,这里的年成也有好有坏,这就会引起价格的剧烈波动。因此,商品财富的售卖价格对这样的国家与对其他国家几乎一样重要。

但是,当一个国家需要靠货币财富来保护自己免受邻国侵犯时,它的产品对它来说,在这些产品是这些财富的源泉的意义上,就变得极为重要了。我说的是在产品能够成为货币财富的源泉的意义上,而不是说它实际上就是货币财富。这两个条件应当加以区别,以便提出关于国家财富的正确观念。如果某种商品能够卖到100埃居,那么,完全可以认为,这个产品等于这100个真实的埃居。在这个意义上,所有的财富都是与其价格相应的实际的货币财富,即使它完全没有转换为货币。因此,与外国通商的国家的财富,是由货币财富和按其国外价格估算的真实财富构成的。

由此可见,拥有价值20亿农产品而没有货币的国家,与拥有20亿货币而没有农产品的国家,是同样的富裕。

但是,要具备这两种售卖财富,就必须要有两方面的对外贸易。如果两个(本应)彼此通商的国家没有任何交往和对外贸易,那么,其中一个就不能靠自己的产品取得货币,而另一个也不可能靠自己的货币满足自己的需要。因此,它们两者都同样地需要对外贸易:一个是为了以自己的货币财富取得等价的产品;另一个则是为了使自己的产品得到能使其成为等价的货币财富的价格。

然而,不应当按照在国外出售产品所吸收的货币量,而应按通过双边经常自由贸易所确定的产品价格,来估计自己的财富。假定一国每年只能出口100塞蒂小麦,不可能卖得更多,那么,存在于通商各国的小麦的共同价格,就对一国具有该国出口1000万塞蒂小麦同样的力量。这个共同价格是这样确立的,就像相互沟通的水体的水位一样:假定在一段时间内,地中海的水没有流进大西洋,大西洋的水也没有流进地中海,那么,这两个海洋的水位将是一样的,因为它们之间的沟通保证了这个水位。通商各国价格的均衡也是如此:它是靠双边贸易的经常联系来确定和保持不变的。因此,如果一国这一年没有出售小麦给邻国,而邻国也没有卖小麦给对方国家,因为对方国家现有的小麦恰好够满足它们的需要,但也不多,那么,对方国家的小麦价格既不会比邻国低,也不会比邻国高。

如果对方国家的小麦价格较低,那么,在自由的对外贸易条件下,对方国家就会将小麦出口,于是对方国家的小麦价格便会同该国在国外出售的价格相等。双边的自由对外贸易的优势就在这里:它能使你的任何商品都有共同价格,即使你没有销售和购买它时也是如此。这个共同价格为一国的产品创造了真实的和与邻国相联系的相对售卖价格,而这个相对的售卖价格也为该国创造了真实的财富。

所有的价格,如果仅仅与国内贸易相关,那么它既不会使该国更富,也不会使该国更穷,然而由于它的无秩序和不稳定,它会对个人和行政当局的经济秩序,以及农业经济造成破坏。因此,商品的售卖价格只能通过在通商国家起作用的共同的和稳定的价格来实现。因为每个通商国家能够实际地在国外按照这个价格售卖商品,所以,拥有最广大和最肥沃的农业土地的国家是最富有的国家。

如果商品通过对外贸易能够变成与货币等价的财富,而货币也能由此成为与商品等价的财富,那么抱怨购买国外商品就会使我们丧失货币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对外贸易几乎总是通过互相购买商品进行的,所以类似的抱怨更显得没有根据了。从研究对外贸易的差额来判断它是否有利,这也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一个国家得到了更多的货币,那么,另一个国家就购买了更多的商品。哪一个更富裕了呢?而且,贸易差额说明不了一个国家从它的货币中得到的利润,也说明不了另一个国家从它的商品中得到的利润。

但是,我们很了解,没有农产品的双边贸易,这个国家就不会有稳定的售卖价格;它的国内价格将是无秩序的和不稳定的,因为它要被年成的丰歉交替所左右;此外,从这种波动中形成的共同价格对国家收入是很不利的。因此,海洋国家如果轻视自己农产品的对外贸易,就会对自己的财富、人口增长和实力造成巨大的损害。

人口增长完全取决于财富增长,取决于劳动、人力和这些财富本身的使用方式

人们如果能在某处获得财富,过上富裕生活,并能作为所有者平静地拥有靠自己的劳动和才干所创造的一切,他们就会在那里聚集和生活。人们获得财富只能靠他们已经拥有的财富,以及靠以别人的财富所取得的盈利。如果没有可供消费的财富,人们便不能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居住。如果他们在以耕种土地作为满足自己需要的手段之前找不到动物或其他的自然产品,他们就会死亡。这意味着,必须事先拥有财富,这样才能取得生活所必需的财富,才能达到促进人丁兴旺的富裕水平。收入增长的国家,以其可能的报酬吸引着新居民,因而财富的增长伴随着人口的增长

然而,为了增加财富和人口,就要使人们相信自己是自由的,并能拥有自己的财富。如果他们失去了保护、权利和财产,他们就既不会眷恋国王,也不会眷恋国家。还会有人醉心于贫困,但他们无益于国家。那些安于贫困和习惯于低劣食物、破衣烂衫、甘愿忍受各种困苦的人,像用自己的手捧水喝的第欧根尼一样拒绝工作,并视自己祖国的利益为异己:残暴和贫困充斥着(心灵的)荒漠。国家衰落的普遍原因是滥用职权和政府暴政。

有些学者对罗马帝国的暴虐所引起的混乱知之甚少,他们认为罗马帝国衰落的原因在于奢侈。但事实上,支持这种奢侈的是对各行省的横征暴敛,一旦这些行省被弄得破产,罗马这个大城市也就难于自持和保持统治了。各行省和帝国都发生过由于政府的横征暴敛所引发的革命。历史学家们提到了一些令人畏惧的细节:“加列里无视法律,胆大专横,放任他派往各省的法官胡作非为;这些人只知道战争,没有任何教养和原则,盲目信从专制主义,而他们自己则是专制主义的工具。但是,弥漫各省的悲观失望情绪则是由国家人口普查和财产登记引起的。

委员们在各地引起了极大的不安和恐惧,仿佛敌军降临,加列里的整个帝国从上到下都成了俘虏。丈量地块,计算葡萄藤、树木,甚至小土包;登记人数和牲畜头数;城里到处都是前来备案的农民和奴隶,父亲带着孩子。

由于按比例征税的原则本身是公平的,假如它能使人们的关系得以缓和,而税收本身也还可以忍受,那么对居民的压制就情有可原。但是,相反地,鞭打和呻吟之声不绝于耳:孩子、奴隶和妇女受到拷问,以对证父亲、主人和丈夫的口供;所有者受到折磨,要他们供认他们的财产比实际的还要多;人们必须到指定地点报到,年老病弱者无一幸免;人们的年龄被任意确定,由于法律规定缴纳人头税的义务有一定的起始点和终止点,结果孩子被增加了几岁,老人被减少了几岁。

主营产品:温室、大棚设施,无土栽培系统